首页 小说大全 都市言情 扑倒血族又怎样?!

第48章 比自己小

  

  “我猜,是30岁。”

几秒钟之后,安若好奇地说出了这个熟悉,但是很快遭到了路凌的反应了,被对方的一句“我有这么老吗?”,安若可是想到一个大致的年限了。这么老吗?那肯定是20岁或者是以下这个年龄了,他看起来也不幼稚的样子,咳咳……这个也许不好说,这时间毕竟摆在这里了,但是一个人的身高体形什么的还是一样的吧?所以说,这个样子了,“那么,我想想,是21岁。”

为了保险,安若可是认真地对待着这三次机会的,“怎么样?”这次,没有听见路凌马上否决的声响,安若的好奇心可是更加得变浓了,正是牢牢地看着路凌的时刻。

“所以说嘛,给你三次机会就好了。”

没有做着正面的回答,路凌只是感慨着自己给安若做出来的机会。当然,这个意识已经很明确的了,安若马上就知道了,马上一脸疑惑解除之后而有的轻松的感觉了,一边猛地深呼了一口气了,开始和自己的年纪做了对比了。

“还好,比自己小呢,这就好了。”不自觉的话语,夹杂着一点个人忧虑的意味从安若的口中传出来。

“你说什么?”这么点声响被路凌注意到了,顿时就想知道安若究竟是说了一句什么话语了,一边视线时不时地看向了安若。

“没什么,你好好开车吧。”

安若赶紧做出了一个回复,便是看着路凌,一下子的时间又赶紧地撇过去视线了,“你现在的任务就是要把我好好地送到目的地。”安若强调了这个问题,想着是不是可以撇开刚才那个话题了。

不知怎么的,就是不想让路凌知道自己刚才的话语,安若紧闭着双眸,神色上带着一点焦急。

“不用担心,肯定会安全地送到的。”路凌迅速地做出了回复,双手放在方向盘上一副轻松的样子,突然他的右手松开了方向盘快速地伸过去摸了摸安若的头了,“觉得紧张了吗?”

“才没有呢。”安若没好气地说着,一边把手伸到头顶去弄平翘起来的发丝了。还不好好地开门,万一正是在不小心的时刻呢,安若暗暗地想着,开始决定不要和路凌说话了。

“不要担心,会一路安全的,就是担心打扰到我,所以一开始的时候才没有和我说话吧?”

“不,没有,我只是觉得没有什么好说的而已,只是这个样子。”

路凌的话语立刻遭到了安若的回击,此刻的路凌不觉得裂开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还这么说着吗?安若,可是都被我知道了啊,在侧过去视线的时候正是看着安若的脸上,一副不安的神色,这张微微涨红的脸庞,在路凌的心底浮出了几分异样。

“还差多久啊,快了吧?”安若开始抱怨着这个路程,可是很久没有这么远的做过车子了,还是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了,安若开始将视线放在了这个车子里边了。至于车子的牌子,安若可是知道得很清楚,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里边的装饰就更不用说了,几乎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坐在车子了就完全是一副享受的感觉了。

仅仅是简单的内饰,就足以感觉到了叫做大气。

“嗯,快了。”路凌说着,看着眼前的这条路,这是熟悉的感觉,视线中的景象都是一样的,满眼的绿色,一直延伸到尽头的时候,就是那个目的地了。

而正是在那个地方,是路凌的住处。

不知道那安敏和成云弄得怎么样了?可不想进去的时候就是一副不太好看的样子,也许真是要买一些东西装饰一下了。因为事实上,身为吸血鬼,不需要睡觉,床买来也只是装饰品而已,至于厨房也是不需要的存在了,那么很多东西都是不需要的。

所以看起来,整幢房子感觉是空荡荡的感觉了,不知道安若看起来会不会觉得奇怪呢?这是路凌此刻的思绪了,满脑子都是想着安若。这是第一次来,路凌想让安若尽量地开心一点。

仅仅是简单的想法了,但是碍于之间的身份,就像是之间隔着什么东西一样,感觉出了一点不能想象的意味。

“哦。”

安若简单地应了一声,就开始觉得似乎又到了没有事情可以做的时候了,这便是这么觉得的。安若努了努嘴,看着玻璃后边,感觉出了这些树木越发得茂盛了。满眼的绿色,经过的似乎都是他们家族的一员,长得都是一样的。

很快就可以到了,“呼呼……”想着这个时间的时候,安若还是免不了地开始觉得紧张了,还没有正式地和安敏和成云见过面,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性格。

“你也许可以和安敏接触,至于那个成云你要是不喜欢,我想你肯定会不喜欢的,如果他离你太近了,总之,你不要和成云走得太近了。哦,不,你不要担心,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话语断断续续地说了不少,路凌的口气中还是免不了的担忧。

“怎么了吗?”

不是一家人吗?要是故意地疏远,似乎不太好呢,安若疑惑地问着,心头的好奇心再次被提起来了。

“反正你只要是想着,这是为了你安全着想就可以了。”路凌也没有做很多的解释,就这么的说了一句了。

“……”哎,这个样子吗?在路凌的家里还住着这么一个危险的份子吗?但是怎么说也是家人,安若还是觉得是不能这么对待的,想着路凌的话语,也是觉得有些僵硬了。总之,还是先到了那里再说吧,也许没有路凌说的这么严重呢。

“安若。”

“嗯,什么?”

“如果按照我那个年纪,是比你小的。”

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想的,还是一直在意着那个时候安若的话语,不是自己一点也没有听见,而是依稀地几个词语,只是想着是不是可以更加明确一下。似乎还是可以想像得到一方对另外一方年龄的差距,这种想法,也许正是和自己的身份比起来,是不是需要打破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