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大全 都市言情 扑倒血族又怎样?!

第129章 未知

  

  “砰……”忽然有了一阵强枪声,但是这有别于一般的时候听见的那个声响,因为没有如此的刺耳与吓人,只是觉得就是那种带上了一点沉闷的意味。而在这声响还没有完全地消散的时候,只见的一道身影飞快地冲过去,他的目标就是那个男子了。

“那不是凌骏吗?”

被安若迅速地拉开的萧琪,眼见的抓住了那个身影,神色上流出来的满满的都是惊奇。知道那个袭击的男子很不对劲,眼下是凌骏也出来了,那么联想起来,这是他们的身份都是不一般的存在了。那枪看来也很奇怪是,虽然早就是收起来了,但是这么一个轮廓还是被她死死地抓住了。

这个场景,让萧琪觉得更像是在看着电影一般,里边的人物都很厉害,或者是拿着枪的,或者是可以移动得很迅速的。这么一想之后,萧琪忽然觉得对安若和凌骏是如此得陌生了。她睁大了双眸看着这个场景,凌骏拿着一把短刀看起来像是要杀死那个男子。

“你们先走吧。”凌骏微微地侧过了视线对安若说着,眼见着的萧琪很容易就明白了什么是惊奇的意味,要是再让她看下去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了,没有一点逃避的能力的很费力才存在。

听着凌骏的话语,安若也没有迟疑什么,顿时才拉着萧琪的手,以最快的速度到了无人的转角处,而另一边则是教学楼了,现在大概还有两分钟的时间就到了上课的时间了。

“萧琪,好好上课吧,没什么时间去想这个问题了。”

楼道口,安若认真地看着萧琪说着。

“我……还是觉得……”萧琪迟疑地说着,剩下的时间不多,这是知道的,但是刚才看见的绝对是一种冲击了,不会就这么完事的,就像是扎根在脑海中了一样,一时间根本就忘却不了。

“我会找时间和你解释的,请不要告诉唐薇。”

安若知道唐薇的性子,这种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哪怕是很好的彭朋友也一样,这是对她保护的表现。

“我知道了。”萧琪看着安若,从她的神色上那种不能忽视的认真与坚定的意味,她很快就感觉到了一种压抑的感觉。随即她点了点头,拉着安若一起进去了教室。

而进去教室之后,安若和萧琪很快就分开来了,这个时候,正好是上课铃声响起来的时候。安若的思绪完全没有放在课堂上,此刻的教室里边已经没有了路凌的身影,一定是感觉到了这份气息,然后和凌骏一起出去了。

而那个位置,有点超出了感应范围,说起来的意思就是一些若有若无的气息,在边缘处的位置像是猛地出现的一般,又像是一种在那里只是不在范围之内。

这节课,安若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听讲,一般全力地开放着自己的气息感应的能力,她要知道他们之间究竟是到了什么程度的。那个男子,和自己相同的能力,但是不知道他能感受的范围究竟是到了什么地步,是不是比自己还要多呢?这就不知道了,范围很重要的。

他们是属于敌方的一员,不管是什么都是危险的存在,想了想,安若的思绪乱糟糟的,这份重点却是自己不能理解的。

不出几分钟的时间,安若就开始感觉到了什么叫时间的速度,此刻对她来说真的是过得很慢。每一秒钟都像是一个小时一样的存在,从这份隐约的气息之际,安若开始厌恶自己的能力为什么不能再延伸一下,这里可是学校啊,不希望被其他人知道。那个小树林,希望可以平静地进行着。

安若暗暗地祈祷着,免不了的一阵神色的凝重。气息还是延续着,没有气息靠近教学楼,说明他们还是在着,为什么那个男子是会这么厉害?不是能力是一样的吗?可是自己没有这么大的能耐,可以对付两个人,还是说他比自己年岁长很多。安若的眉头微微地皱着,这堂课很是难熬,双手随意地翻着书本,心思完全不在在这上边的,可是就是这么令人郁闷啊。

“安若,你来回答一下这道题目。”

这个时候,一道尖锐声响响起来了,惹得安若的思绪有些僵硬,她缓缓地从座位上坐起来,露出着一张惨白的脸。

“安若,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这份神色立刻就引起了老师的注意力,如此得苍白,像是下一刻就会晕倒了一样,把讲台上的身影吓了吓。

“我有点头晕,想去医务室休息下。”

安若就干脆是照着自己目前的状况说着,其他的学生都看向了安若,确实是这么一张像是生病了一样的脸庞。

很快地,安若就获得了允许,独自一人走出了教室,不需要有人陪着。安若到了楼梯口之后就迅速地下去到了那片小树林了,在教室里是一种煎熬还不如是出来了,正好老师给了自己机会。

撇开了这份思绪之后,不出几秒钟的时间,安若就到了那片小树林了。还以为会是看见一片袭击的场景,却是发现路凌和凌骏都个子站着。安若将视线放远了,可是看见了一个身影很高的地方,随即就消失不见了。

那个男子选择了逃跑了,而且速度很快,根本来不及追逐。

“结束了吗?”安若走过去问着,看着他们两个人的神色都不太好,各自透着一份凝重。

“只是这里结束了。”凌骏先开了口,看了一眼安若,缓缓地说了,口气中的意味和此刻的气氛紧紧地联系在在一起。手中的武器已经是收进去了,他开始转身走了几步。

“安若,你怎么出来?”路凌到了安若的面前问着,按照这个时刻可还是在教室里的,不是还没到下课的时间吗?

“我的脸色不好。”安若故意没有明说,而是指了指自己病态白的脸颊,“正好是啊,坐在里边,这里的气息又不能好好地感觉出来,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啊。”

“那么我先回去了。”凌骏丢下了一句,就走开了。这个场景,似乎没有他才是最好的。

“我们也……”

“不,这是出来了,怎么可以这么快就回去了。”

安若表示对路凌的建议很不满,自己连忙地说着,这是出来了,生病啊?怎么会这么快就好了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