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大全 奇幻玄幻 重生之为妇不仁

086章 该杀之人

重生之为妇不仁 夭也 7032 2020-07-14 14:59

  

  在家焦急等待的老陈氏听下人来报说二太太和五太太回府了,心下就是一喜!

“她们回来了?这么快!二少奶奶可也跟着一起回来了?”老陈氏急问。

下人道:“传话的并没见着二奶奶。”

“谢氏没回来?”老陈氏的心一沉。

站在一旁的苏薇柔轻声道:“也许是二表嫂去求她那两位舅舅了。”

“对!对!一定是去求太子或梁王殿下去了,川哥儿很快就会被放回来了!”老陈氏笃定地道。

苏薇柔暗中撇了撇嘴,她断定那个已经是县主的二表嫂根本不会管蔡诚川的事!

谢芙雅突然带着东西回娘家的原因虽然没有说,但成义伯府上下都在猜她是又与二爷蔡诚山吵架了!而且消息灵通者说,二爷本是当晚想去盛时园住的,结果二奶奶一点儿脸面也没给的收拾东西回娘家了!

二房那对小夫妻不和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但以前谢芙雅闹归闹,对蔡家的所求还是比较上心的。但这一次……

二太太和五太太进了延寿居,还不等老陈氏问明情况,五太太就抹着眼泪扑到老陈氏脚下!

“老太太,您可快些请伯爷和二老爷想想办法吧!山哥儿媳妇是指望不上了!”五太太哭道,“川哥儿可不能在牢里面呆太久,那孩子身子骨本就不太好,若是……若是再被用了刑、吓唬到,出了事可怎么办啊!”

老陈氏被五太太哭得发懵,低头看着儿媳妇问道:“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去驸马府了吗?谢氏不愿去救川哥儿?”

提到驸马府,五太太就一肚子的怨气!

“老太太,您不知道啊!我与二太太去了驸马府,连门儿都没进去,还被驸马府的门房儿给埋汰了几句!”五太太怨恨地道,“以往是不知道,驸马府的下人都没把我们成义伯府放在眼里!还把我们冷嘲热讽一番,说了不知多少难听的话!”

二太太不语,就听五太太在老陈氏面前搬弄是非、无中生有的说了很多驸马府过分之举。

经过最近几次的事,二太太突然也不想护着谢芙雅了!

是自己当初贪心一起,给儿子错娶了这么一个活祖宗回来!现在吃亏、受委屈的是他们二房人,从谢芙雅身上受益的却是整个成义伯府!

凭什么把她的脸面往谢氏脚底下送,却要让别人享受利益!二太太也是受够了!

五太太把心中对驸马府的不满全都发泄出来,有的没的、添油加醋臆想的说了一堆,听得老陈氏脸色越来越黑!

“反了!真是反了天了!”老陈氏气得拍着榻沿,“这样的媳妇咱们成义伯府要不起,赶紧休了她!”

五太太一听老太太说要休了谢芙雅,心里先是一阵痛快,但马上又想到自己的儿子还在牢里关着,若是休了谢芙雅,怕是真的捞不出来了!

“老太太,您得先想想办法把川哥儿救出来啊!”五太太提醒老陈氏道,“就算伯爷与二老爷救不出人来,总能让川哥儿在里面不遭罪吧?待明日一早,我与二太太再去驸马府上一趟,看那狗眼看人低的门房还敢不敢不去通报给他们主子!”

五太太言下之意,救出蔡诚川还得是安阳公主和谢芙雅啊!

老陈氏心中怒火熊熊,但为了亲孙子也是没办法的硬吞下这口气!

“好,明天你们再去!让山哥儿也跟着去!如果她不肯救川哥儿,直接让山哥儿写下休书扔给她!从此,她也不必回我们成义伯府了!”老陈氏恨道。

听到老陈氏提到自己的儿子,二太太抬起眼帘淡声道:“老太太,明儿并非是山哥儿休沐的日子。前阵子因伤他便休了数日的假,若再请假怕是不妥。”

“你是什么意思?”老陈氏眼睛一立,“他兄弟出了事,请假一日去帮忙解救有什么不妥?好哇!敢情你们就没把五房当作自家人是吧?有了事一个个不是装晕、装无能,便是只顾着自家儿子的前程!哪个也不管五房、不管我的川哥儿了是吧?”

二太太马上提裙跪下,“老太太明鉴,儿媳绝无此意。”

“如果明儿我的川哥儿回不来,我便要去告御状!说你们两房不敬我这个继母、不友爱异母兄弟!我看圣上会怎么处置你们这些不孝的东西!咳咳咳!”

老陈氏骂得激动,竟咳得停不下来!

“老太太!老太太!您得保重身体啊!”五太太扑上去扶住老陈氏哭道,“您若有什么事,我们五房就更没活路了!”

老陈氏双目怒瞪,但因为咳得剧烈无法说话。

苏薇柔也上前轻拍着老陈氏的后背,又给出了个主意,“三表哥在行宫修葺中的差事是梁王给安排的,那也算是梁王那边的人吧?如果……如果请大舅舅去向梁王殿下请个情,会不会……”

五太太一怔,抬头看向苏薇柔。她以前怎么就没觉着这个外甥女这样聪明呢?

老陈氏显然也听进去了,边咳边喊道:“咳,快去咳咳……快去请伯咳咳……伯爷来!”

**

谢芙雅在乐鹿园的工寮里守了谢倬一夜,天渐灰蒙发亮时谢倬药效过去醒了过来。

谢芙雅伏在桌上睡着了,听到有人说话马上睁开眼睛。

原来是大姐夫罗时骞和谢倬在说话。

“哥哥醒了?”谢芙雅简单理了理衣裳和头发走到通铺旁。

谢倬看到一身男装、黑着眼圈儿的妹妹时一愣,“妹妹?你怎么……怎么也过来了?昨晚……”

“哥哥感觉如何了?”谢芙雅蹲下来看着额头缠着布条、面色有些苍白的谢倬,“可还有什么不适的感觉?”

谢倬扶了扶额头,“就是头疼,还有点儿恶心。”

谢芙雅站起身来到门口唤了小杨进来,“你去把大杨叫醒,让他把大夫请来给大爷看看。然后你抓紧眯一会儿,如果大夫说大爷没事可移动,我们马上启程回京。”

“哎!”小杨领命去叫大杨和罗长寿。

昨晚,谢芙雅回来后便让大杨和罗长寿去休息了。一是大家都守着也没什么用,二是如果天白天能离开行宫,路上还需要警惕着,都不睡觉哪来的精神!

很快的,大夫就被请了过来。但看大夫衣衫略显不整、帽子略歪的样子,应该是被大杨给从床榻上挖起来、继而拖过来的吧。

大夫坐到床边给谢倬把脉,又问了谢倬几个问题。

末了,大夫转头对一脸期待的众人说:“谢督工身体已无大碍,只需卧床休息数日便能恢复正常了。”

罗时骞听得心中一喜,忙问道:“今日他可能乘车回京?”

“若是躺在车上、一路平稳些,倒是无妨。”大夫抚着下颌的山羊胡道。

罗时骞与谢芙雅对视一眼后道:“多谢大夫了。”

谢芙雅让大杨送大夫离开,并付了五十两诊金。大夫推辞了一番,最后还是收下了。

“大姐夫,虽然大夫说哥哥可以移动了,但行宫禁军那里能否放我们出去?”谢芙雅皱眉担心地道。

昨晚,谢芙雅带来的侍卫到底没能进到行宫来,他们在行宫露宿了一晚。

皮世经昨晚能阻止侍卫入内,难保今天不会阻止他们还走谢倬。

罗时骞皱眉想了想,“不如去请鲁国公府的程世子帮忙疏通一下。”

程淞?谢芙雅移开视线,心中不知为何有些不敢到那个人。

一直以为是俊美佳公子的人,昨晚却如同地狱修罗般一边笑一边踢飞人……谢芙雅有些怕与这样的人打交道。因为你不知道他笑容背后隐藏着什么可怕的想法!

“芙雅?”罗时骞见谢芙雅不说话,以为她不同意。“昨日程世子救了倬弟,又安排人守卫在工寮外,应该会再帮我们一次吧?”

人家凭什么再帮我们一次呢?也许是上一世遭遇那么多知人知面不知心的事,谢芙雅看到程淞的另一面后便对他的防备之心更浓了些。

“那……那我守着哥哥,大姐夫去试试?”谢芙雅道。

罗时骞没有多想,妻妹是个女子,的确不适合与外男过多接触。昨晚谢芙雅在工匠杂役所住的工寮留宿一夜已是不妥,若是被人知道可是要毁了名节的!

于是,罗时骞亲自去找程淞,请他帮忙与皮世经协商放大家离开。

程淞昨晚审马三儿、吕大等人到后半夜,罗时骞来时他还未起床。但侍从禀报是五城兵马指挥司的副指挥史来访,他马上从榻上弹坐起来。

相比起成义伯府爷们儿从上到下的不成气候,梁王更介意的是定安侯府将来在夺储之争中会站在哪一边!

罗时骞虽是侯府最年长的年轻一代,但他是三房的人,即使娶了安阳公主之女也不会对定安侯的决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但正因家中有安阳公主这个儿媳妇,两厢比较下定安侯恐怕还是会倾向于支持太子多一些!

程淞年少即随父去了边塞,与京中子弟接触不多。回来后也与赵熙往来,其他人不过是逢场作戏的“朋友”罢了。

罗时骞此人他听说过,虽说副指挥史之职多少是借了妻子之利、太子暗中示意安排的,但他本人是有真本事的人,故程淞没有怠慢于他。

罗时骞向程淞说明来意,程淞挑眉没有马上答应。

“这个……”程淞略显犹豫,“我也不知能否说服皮统领,只能试试。”

罗时骞略感失望,因为“试试”就有一半可能是“试不成功”。

“那就有劳世子了。”罗时骞拱手向程淞道谢。

“罗指挥客气。”程淞回以礼,然后又道,“昨儿晚上我将企图伤害谢督工的工匠审问完毕了,因实在是太晚,就未派人去告知县主是何结果。现罗指挥史过来了,就请您转告敬主县主一下吧。

听说是关于小舅子挨打之事,罗时骞脸色一肃地作出倾听之势。

“行宫督工中有一个裴督工,原马三儿与吕大就在他手底下做事。裴督工妒嫉谢督工多次受上官夸赞,数日前几位督工聚在一起饮酒时,二人因些小事发生了口角,令裴督工怀恨在心。随即,裴督工买通工匠吕大和马三儿故意挑拨两批工匠互斗,想趁乱打伤谢督工,给他一些教训。”程淞流利地口述了事情的经过。

罗时骞听了后只是皱皱眉,并未多说什么,然后向程淞道谢回了谢倬所住的工寮。

看着罗时骞离开的背影,侍从左辰疑惑地道:“主子,罗指挥使和敬义县主能相信吗?”

程淞掩口打了个呵欠,然后伸展手臂伸了个懒腰,懒洋洋地道:“管他们信不信,裴督工人都死了,马三儿与吕大只不过是棋子,除非大理寺来查这件事,否则……就此结案!”

左辰想到昨晚主子爷吩咐他去捉拿裴督工时做的手势暗语——杀!那个裴督工是他亲手灌的毒药,亲眼看着挣扎片刻便七窍流血而死的!

“您动了世子安插在行宫中的人,回京后梁王世子恐怕会……”左辰有些替主子担心。

“哼!裴英刚使手段就被人识破,早晚是会找到他头上的!”程淞冷声地道,“这种办事不力的人留着何用!我只是替梁王世子清理不得用之人、免得被人查到他头上罢了。”

左辰的面皮抽了抽,他垂下头没敢再多嘴。

那裴英原是跟在梁王世子身边阿阿谀奉承的小人,为了自身利益不择手段!曾为了讨梁王世子欢心,竟将一十二岁少女暗暗送进世子的别院……那少女的父母还当自家女儿去富贵人家当奴婢,将来攒了钱能赎回来!

裴英该死,恰好有这么个借口、理由,程淞自然不会心软手软!

程淞曾疑惑:生性多疑的梁王和德行有失的梁王世子,真的值得他与父亲鲁国公扶持追随吗?

但祖母当年得梁王献药相助才得以康健,这个恩他们父子不得不报!

程淞抓过胸前未来得及束起的散发扔到身后,勾起一侧嘴角道:“走,去向皮统领求个人情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