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大全 奇幻玄幻 再婚,新夫有猫腻!

102.102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再婚,新夫有猫腻! 有郁 28288 2020-05-09 05:04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小郁,你现在在哪?”

  秦灵萱慢慢的开着车,仔细的看着路上的人。

  “我?”

  池小郁明显的喝多了偿。

  “哈哈哈,我在天上呢!我有翅膀,我要飞去美国。”

  秦灵萱头顶三条黑线撄。

  “哪条街?”

  “天堂大道,你真笨,我都说了,我在天上飞着呢。”

  秦灵萱刚准备骂她,就听到了一阵呕吐的声音。

  “咦。”秦灵萱嫌弃的皱眉。

  “脏死了你,我不想让你坐我的车里。”

  “呕!”

  突然的那头的电话就挂断了。

  “小郁!”

  秦灵萱担心的重拨回去,但是已经无人接听了。

  秦灵萱这才着急了起来,赶紧认真的找了起来。

  天堂大道,哪有天堂大道?

  前面的阳光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

  池小郁睁着一只眼睛看过去。

  眼前的虚影却有三个。

  池小郁知道自己喝多了。

  虽然知道,但是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了。

  池小郁眼睛一花,就要倒下去。

  简亦修下意识的就伸手扣住了她的腰。

  简亦修的眉头轻轻的皱起。

  怎么会就这样伸出手?怎么会有些心惊,不想她摔倒?

  “呕。”

  池小郁又吐了出来。

  简亦修冷眼看着趴在他手臂上吐着的池小郁。

  还好,他眼疾手快,直接将人倒了过去。

  不过她的腰是真的好细,他的手掌放上几乎就遮住了。

  池小郁吐爽了,自己翻了个身,面对面的指着简亦修的鼻子。

  “你谁?”

  简亦修看着她的手指,伸手按了回去。

  “路人。”

  简亦修扶着她站好,慢慢的松开手。

  池小郁站不稳,又直接的摔进了他的怀里。

  这一次,简亦修无法躲避。

  如果让了,她就要直接摔在地上了。

  简亦修低头看了一眼,脸色立马难看了。

  池小郁正在他胸前的衬衫上擦着嘴。

  小小的身体整个钻进他的怀里,很可爱……

  可爱个鬼!

  简亦修冷着脸将她从自己的怀里拎了出来。

  池小郁耷拉着脑袋,抬起眼来,笑得可爱。

  简亦修眉头皱的更紧了。

  这是要蒙混过关?

  简亦修指着自己的衣服。

  池小郁根本看都不看,自顾自的转着脑袋。

  很好!

  简亦修被成功的激怒了。

  沉着脸,拎着这只自投罗网的小兔子回了狼窝。

  简亦修拎着她回到了住的酒店,直接将人扔进了浴室。

  炎热的夏天,简亦修直接放了凉水装满了浴缸。

  “啊!”

  池小郁一激灵喊了出来。

  简亦修按着她的肩膀不让她跳出来,直到池小郁彻底的清醒过来。

  “你干嘛?”

  池小郁怒了,打开他的手,从浴缸里爬了出来。

  本就轻薄的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

  优美火爆的曲线原形毕露。

  池小郁抹了一把潮湿的头发。

  我去,湿漉漉的,很难受啊!

  池小郁将这所有的怒火都发在了面前的人身上。

  池小郁抬头一看,愣住了。

  好帅。

  剑眉星目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好高。

  她自己就有一米七了,但是这个男人还要比她高出一个头。

  这是有一米九了吧?

  ……

  池小郁的眼睛忽闪忽闪的,脸颊还悄悄的染上了红晕。

  简亦修冷眼看着她自己演出了整场戏。

  池小郁的眼睛忽的一亮。

  简亦修有些防备的看着他。

  “帅哥,结婚了吗?”

  池小郁笑眯眯的看着他,纤细的手指还轻点着自己的脸,一副腹黑的样子。

  然而这点程度,简亦修都看不进眼里。

  “我猜是没有。”

  简亦修沉默的看着她,池小郁撅了撅嘴,自己有开始推测起来。

  “就你这样的,沉默寡言,情商肯定不够,空有一张帅气的脸,嗯……身材也不错。”

  池小郁上下打量着。

  “现在的女孩更多的看中人品和安全感,你长这样,人品先不说,太没安全感了,所以……”

  简亦修懒得听她胡说八道,从旁边抽过一个浴巾直接甩在她的脸上,整个遮住。

  然后,转身出去。

  “自己离开。”

  简亦修一开口,池小郁的眼睛直接亮的像是灯泡。

  声音也好好听,沙哑又有磁性,自带回声的低音炮!

  可遇而不可求!

  池小郁直接伸手拽住了他,伸手胡乱的从头上扒下浴巾。

  “帅哥,我吃个亏嫁给你怎么样?”

  简亦修冷睨她一眼,转身就走。

  这眼神!

  什么意思?

  池小郁羞愤的低下头打量自己。

  要说身材她绝对……

  唉?

  池小郁赶紧松开手,两只手抱着浴巾捂住自己。

  浅色的衣服完全的将里面的黑色内衣显露了出来。

  池小郁是真的害羞了。

  简亦修瞥了她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喂。”

  池小郁还是没有放弃。

  “你也看到了,我的身材和我的脸蛋,你不吃亏的。”

  池小郁亦步亦趋的,厚着脸皮。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缠着他结婚。

  可能……

  有一方面赌气的原因,还有……

  这种帅哥满足了她声控和颜控的本质,不抓住,她才是傻子。

  “喂喂喂。”

  池小郁像个粘人虫一样,跟在他身后,还喋喋不休的说这话。

  “你理我一下好不好?”

  池小郁掐着腰挡在他的面前,一脸的愤怒。

  这人,没意思。

  简亦修俯睨她一眼,清清冷冷的开口。

  “你不让开,怎么结婚。”

  池小郁回头一看,又回头看了看他的手。

  池小郁懵了。

  然后是怎么回家拿的户口本,怎么去的民政局,怎么回来的……

  她都不记得了。

  等她再次回过神来,就看到了自己手上大红色的结婚证,和……

  面前虎视眈眈的看着她的简亦修。

  池小郁龇牙笑得有些尴尬。

  她现在彻底的醒了。

  竟然发酒疯拉着人去结婚,还真成功了。

  她肯定自己的魅力?

  简亦修当着她的面开始脱衬衫。

  码得整整齐齐的胸肌和腹肌慢慢的露了出来。

  池小郁强制性的控制着自己不要扑上去。

  她敢保证这是她看过的最完美的身体之一,可以排进前三。

  但是,现在不是花痴的时候。

  池小郁翻了个身,远离了简亦修,一脸防备的看着他。

  “那时候……”

  池小郁也有些尴尬,婚是她要结的,这结婚证还没有捂热,她就后悔……

  太丢脸了。

  池小郁嘟嘴,也只能让简亦修先提离婚了。

  “那啥……”

  池小郁一着急连方言都说了出来。

  “你肯定是不愿意的吧?都是我!”

  说着,池小郁还狠狠的谴责了自己。

  “好好的强迫一个路人跟我去结婚,真是过分……”

  “没事,我不介意。”

  池小郁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简亦修打断了。

  池小郁愣了一下,再接再厉。

  “你真是一个好人,但是,没你看你这么帅,身材又好,我实在是没什么……”

  “你身材也很好。”

  简亦修睨了睨她的胸口。

  池小郁欲哭无泪的捂紧了胸口。

  “那什么……”

  向来能言善辩的池小郁有些词穷。

  “还有什么要说的?”

  简亦修淡淡的问道。

  “暂时是没有了。”

  池小郁耷拉着脸。

  “可以继续了?”

  简亦修站在床边,高大的身影笼罩在蜷缩在床上的小小的一团的池小郁。

  池小郁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大魔王玩弄的小可怜。

  简亦修一件一件的脱完,挥手一甩,转身进了浴室。

  池小郁暂时松了口气。

  “让你喝那么多的酒!”

  池小郁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浴室里的水声传来,池小郁的脸又开始泛红了。

  那身材,那脸蛋,其实……

  “你想什么呢?”

  池小郁赶紧打断自己脑子里可怕的想法,实在是太可怕了,怎么能随随便便的。

  简亦修走出来就看见她在哪里自言自语的,还时不时的摇摇头,偶尔还拍拍自己的脑袋。

  简亦修双手抱臂站在那里看她什么时候回家发现自己。

  但是……过了好久,她还是自己玩的很开心。

  “咳。”

  简亦修轻咳医生,池小郁像个受惊的兔子一样惊恐的看了过来。

  简亦修嘴角可疑的抽动了一下,然后也没有说什么,往床的方向走了过去。

  池小郁惊的直接翻身下床。

  简亦修就像没看到一样,掀开被子自己躺在床上。

  池小郁一直站在一旁警惕的打量着他,防止他突然暴起。

  过了很久,简亦修动都没有动一下,看样子像是睡着了一样。

  池小郁悄悄的从床边爬过去,刚伸手想要试试看他有没有睡着,就被直接掀翻压倒在了床上。

  “啊。”

  池小郁短暂的惊叫了一声。

  然后湿漉漉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撑在她身体上方的简亦修。

  简亦修咋舌,“这么害怕?”

  池小郁嘟了嘟嘴,撇开视线不看他。

  简亦修轻笑一声,然后从她的身上翻了下来。

  “我不习惯身边睡着一个不洗澡的人。”

  简亦修说完就自己躺倒,看样子是准备睡觉了。

  所以是没有危险?

  这是池小郁的推测。

  池小郁无声的舒了口气,翻身下床,开开心心的去洗澡去了。

  她也不喜欢睡觉的时候不洗澡。

  池小郁哼着歌的声音从浴室传出来。

  简亦修的眉头皱紧,这么没有防备心?

  池小郁擦着头发走出来,去抽屉里拿吹风机。

  却在低头的瞬间被人拉着手腕用重新的压倒了床上。

  池小郁瞪大了眼睛,眼睛里都是受骗了的不敢相信。

  “你干嘛?”

  池小郁还在负隅顽抗。

  “你说呢?老婆。”

  简亦修的脸近在咫尺,池小郁现在却只想一拳打烂他。

  “你说过不动我的?”

  池小郁妄图通过说理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我什么时候说看过?”

  简亦修嘴角轻笑。

  池小郁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好像、似乎、应该是没有。

  池小郁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你骗我!”

  简亦修轻笑一声,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柔软的,还带着清香的唇瓣。

  简亦修觉得危险。

  只是一个吻,他就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本来只是想给她一个教训的。

  没有想要真的吃掉她。

  但是,现在好像计划有变。

  池小郁轻轻的颤栗着。

  这就是吻?

  “张嘴。”

  简亦修轻舔着她的唇瓣,轻轻的说道。

  他的呼吸洒在脸上。

  池小郁竟然就真的傻乎乎的听话,张开了嘴。

  简亦修的舌头强势的入侵,扫荡着她嘴里的每一处。

  “唔。”

  池小郁有些喘不过气来,小小的挣扎着。

  简亦修稍稍的给了她一口新鲜空气。

  真是稚嫩,连换气都不会。

  简亦修眼里的欲火已经熊熊燃起。

  在池小郁脑袋不清楚的时候已经扒去了她的睡衣。

  “好美。”简亦修也忍不住的赞叹。

  池小郁睁着迷蒙的眼睛,头脑昏昏欲睡,只能感觉到一阵舒服一阵疼痛。

  “呃。”

  池小郁刚要痛呼,就被简亦修吻住了唇。

  夜色还很长。

  简亦修也疯狂了。

  事情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

  他本来只是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现在,却发展成了这样。

  关键是它竟然甘之若饴。

  而此刻,还在漫天找着池小郁的秦灵萱已经被人忘到了脑后。

  秦灵萱没头没脑的开着车,到处的找着天堂大道。

  天色大亮,窗外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池小郁的眼睛上。

  像是染了金色翅膀的蝴蝶,池小郁的睫毛颤了颤,幽幽的醒了过来。

  “醒了?”

  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池小郁睁开眼睛看过去,眼前的东西慢慢的从模糊变成了清晰。

  好帅!

  这是池小郁醒来看到简亦修的第一次想法,然后脑袋里昨天的记忆就开始复苏。

  池小郁的眼睛慢慢放大,简亦修就知道她已经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池小郁一动,身上像是被卡车碾压过的疼痛。

  池小郁想发火却又没有理由发火。

  结婚是她要求的,既然结婚了,这种事也是正常的。

  但是,她就是觉得很憋屈。

  “简亦修。”

  简亦修对着她轻笑这说道。

  池小郁的眼睛又被闪了一下。

  在马路上拉着一个路人去结婚后。

  新婚夜的第二天,在他们的婚床边上。

  她知道了她的老公的名字。

  “混蛋!”

  池小郁抄起枕头砸在他的脸上。

  ***

  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

  书房里,简亦修好像是在认真工作。

  其实他全部的目光都定在了某张照片上。

  照片里的女孩笑得比阳光还灿烂,嘴角好像是话音刚落就被人拍了下来。

  很生动很亮眼。

  简亦修轻轻的笑出声。

  命运还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

  这是他无意间翻开之前看过的书本的时候掉下来的照片。

  简亦修的记忆也开始复苏。

  这好像是他大学那年,秦凉从他借走了这本书,后来还回来的时候就夹着这张照片。

  他想着要还给秦凉,但是后来出了些意外,就忘记了。

  有趣。

  简亦修看了看手表,结婚纪念日还有两个小时就过去了。

  所以……池小郁去哪了?

  简亦修打开手机,调出定位。

  简亦修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他坐在车里就看到池小郁翻着白眼。

  简亦修下了车,倚靠在车门前。

  比那双大长腿更吸引人眼球的,是那被打了一层灯光的脸。

  没有言语能形容出的帅气,像是黑夜里闪着光的唯一的萤火。

  池小郁漆黑的眼珠滑向右侧。

  简亦修眯着眼睛看她,最后她还是走了过来,自然的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嘟嘟!

  简亦修斜睨过去。

  “帅哥,约吗?”

  池小郁恶俗的抛了个媚眼。

  轻浮!

  简亦修皱眉,这种故作恶俗的样子很不适合她。

  她就适合干干净净的模样。

  她的气质很纯净,每次有她在身边都会让人感觉很舒服。

  简亦修俯身,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带着逼人的侵略感。

  “你再说一遍。”

  “好嘛好嘛,干嘛这么严肃。”

  池小郁收起笑容,冷淡的说道,然后闭上眼睛靠着椅背假寐。

  简亦修皱眉,对她也没有办法。

  她的任性有一半是他自己惯出来的。

  简亦修上车,一言不发的开车。

  他的眼睛瞟向后视镜,突然的眯起。

  一个熟悉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后视镜里。

  双方都带着怒火,只要一个小火苗就会爆炸。

  简亦修已经确定了这个女人已经忘了结婚纪念日这件事。

  车子平稳的停到车库。

  简亦修下车的关门声震得池小郁的睫毛颤了颤。

  简亦修眯着眼睛,想着后视镜里看到的人。

  应该是他。

  他大概是知道自己和池小郁的关系了。

  这个女人,没没心没肺的,必须要给她个教训。

  简亦修打定了主意,熄灭手里的烟,敲了敲窗户。

  “下车。”

  池小郁看着他,嘴唇紧抿,无声的拒绝。

  “我给过你机会。”

  简亦修冷声说道,真是不能太惯着,要上天了。

  简亦修打开车门,弯腰肩膀扛起池小郁,一身怒火的进了电梯。

  “你放开。”

  池小郁小手不停的打着他的宽厚的背。

  但是他的骨头像刀一样,肚子被压的很疼,手也很痛。

  简亦修随她闹,单手按了九楼,电梯匀速上升。

  “简亦修,我没跟你玩。”

  池小郁打的手疼,干脆放弃,扭着腰怒目。

  “本来就没完。”

  简亦修故意的曲解着她的话。

  简亦修从鼻尖溢出一声冷笑,大步的走出了电梯。

  一路自带魔王气息的走近卧室。

  一看到床,池小郁慌了,扒着简亦修的头发不让他动。

  “等等……等一下!”

  “说。”

  简亦修看着她惊慌的样子还是很满意的。

  “你先放我下来。”池小郁蹬腿表示抗议。

  “不行。”

  简亦修拒绝。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

  “嗯?”

  简亦修脸色立马难看,一使劲将人扔到了床上。

  “啊!”

  池小郁气得跳起来。

  “你以为是沙袋啊,扔你妹扔……你在干什么?”

  简亦修的西装外套已经扔到了地上,任由她说。

  反正也嚣张不了多久了。

  简亦修一边让她说,一边慢条斯理的解开衬衫的袖口。

  池小郁的声音很好听,尤其是在床上的时候。

  “你说,我在听。”

  不咸不淡的语气,池小郁顿时气焰全无,微俯视的眼神也带着些些的慌张。

  “你冷静点,有话我们好好说。”

  “好好说?”

  脱掉衬衫,精壮的身体暴露在空气里,骤然升温,简亦修的怒火也毫不掩饰。

  “再好好说,我老婆就丢了。”

  简亦修气不打一出来,哪有那么巧正好就能遇上了。

  那个男人一定是故意的,知道了他跟池小郁的关系,所以才有意的去接近池小郁。

  想要看看池小郁在他心里的地位,然后……

  简亦修脸色一冷。

  那些人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偏偏这个小二货毫无戒心。

  “哪有这么严重。”池小郁不以为意的摆摆手。

  “不严重。”

  简亦修突然拖着池小郁的脚踝将人按倒。

  这个笨蛋,这是一眼就看透。

  放大的压抑着愤怒的脸让池小郁暗道不好,真把人惹怒了。

  “我会让你知道严不严重。”

  简亦修已经决定了,要好好的教训她,让她牢牢的记住。

  看她还敢不敢犯。

  “我错了。”

  池小郁立马认怂,这男人不生气的时候都要弄掉她半条命。

  今天这么愤怒……

  明天她不用起床了。

  “错在哪了?”

  简亦修平息了一下怒火,知道错了还有救。

  但是他的手指却不老实的解着池小郁上衣的扣子。

  他的欲火已经挑起了,不管怎样,教育是跑不了了,看态度决定程度。

  但是池小郁却浪费了这次机会。

  她一边抿着唇,一边奋力的想要在简亦修的手中,护住自己的衣服。

  “不知道我们就做到知道。”

  简亦修失去了耐心,手下使劲,衣服扣子四分五散。

  池小郁来不及心疼自己限量版的衬衫,紧接着裤子也报废了。

  简亦修比平时粗暴的动作让池小郁惊呼出声。

  她只能咬着牙承受着,指尖失力只能无力的随着摆动。

  “说,错在哪?”

  简亦修还在不停的逼问着,情事中暗哑的嗓音性感的让人浑身颤栗。

  池小郁被折腾到说不出话来了,心里也有了些生气,干脆半眯着眼看向别处。

  “很好。”

  简亦修咬牙,将人翻过身去。

  “这是你自找的。”

  而池小郁是在第二天早上才知道今天是她们的结婚纪念日。

  当然,这不重要。

  就算她说出来了,答案也是不对。

  逃不过去的惩罚那就只能接受。

  ***

  被秦灵萱叫醒的时候,梦里的场景还残留了些在脑海里。

  当然模模糊糊的,很快就忘记了。

  但是当池雨出现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她就想起了一切。

  那一年,正是她的生活彻底崩盘的时候。

  爷爷刚去世没几个月。

  池雨和沈海权就闹翻了。

  爷爷没出意外的将股份全给了池雨,并让她发誓会好好的照顾池小郁。

  看到池雨点头后,他才含笑而终。

  他自己的女儿自然是了解的。

  虽然固执了些,但是只要承诺过的事情就会办到。

  但是,池震千算万算没算到,自己的女儿会在他死后没几个月,遇到了她的真爱。

  而她在遇到真爱的时候尤其固执。

  恰好,沈海权在池震时候,就完全的与她撕破了脸。

  将他的情妇和私生女都接了回来,甚至情妇的肚子里还又有了一个。

  这时候的池小郁已经知道了情妇和私生女是怎么回事。

  这也是秦灵萱告诉她的。

  情妇和私生女就是来破坏她的家庭,抢走她的爸爸的。

  事情一直闹了好多天,直到有一天,池雨在花园的角落里找到了她。

  在她有记忆以来,池小郁第一次轻柔的抱了自己,温情的喊着自己的名字。

  “记住,锦绣是你一辈子要守护的地方。”

  池小郁跟着爷爷来过这里。

  她记得锦绣,也记得爷爷当时开心的笑脸。

  池小郁对着池雨认真的点了点头。

  然后池雨有生以来,第一次对着她笑了。

  在当时的池小郁看来,这是最美的笑容。

  池小郁攥紧池雨的衣服,睡了过去。

  在爷爷死后她第一次得到了安全感,来自她的妈妈。

  但是,这样的温情不过几天。

  家里再次炸了。

  池雨公然的带着她的情夫上门,逼着沈海权离婚。

  顾涛那样的男人,沈海权又怎么能扛得住。

  而这些,池小郁通通的不知道。

  她还躲在池雨发现过她的那个墙角,等着池雨再来找她,抱着她离开这里。

  然后她就遇到了简亦修,还是正太版本的简亦修。

  粉雕玉琢,眼底带着孤傲和冷漠。

  他静静的站在她的面前。

  小小的孩子像是天使一样。

  “你是谁?”

  池小郁扔掉手机已经摧残的不像样子的花枝,拍了拍脏兮兮的裙角,站起身来。

  爷爷说过,输什么都不能输了气势。

  “你是谁?”

  简亦修小小的年纪,已经有些大人的沉稳,稚嫩的童声带着高高在上的威势。

  “池小郁。”

  池小郁抿着唇,微微的有些害羞,这是她见过的最漂亮的小男孩,她想跟他交朋友。

  但是,简亦修显然不是这么想的。

  简亦修的脸色顿然冷了下去。

  “池小玉?”

  简亦修哼了一声。

  “你跟池雨是什么关系?”

  池小郁眨着漂亮的大眼睛,不明所以的歪了歪头。

  “大哥哥认识我妈妈?”

  “果然!”

  简亦修的脸色已经不是难看了,是冰冷的恐怖。

  “又是雨又是玉的,果然是一家人,名字都很俗气。”

  显然,正太版本的简亦修还没有修炼成精。

  只是个稍微毒舌的宝宝。

  池小郁生气了,狠狠的跺了跺脚。

  “不许你说我妈妈。”

  “哼!”

  简亦修冷哼一声。

  “不许说,我偏要说,你也不过就是个被妈妈抛弃的可怜虫。”

  池小郁愣住了。

  “你说什么?”

  “我说,你也不过……”

  “你骗人!”

  池小郁激动的打断他的话。

  “妈妈不会抛弃我的。”

  池小郁推开简亦修就往大厅的方向跑去,一边跑,一边哭。

  不会的,妈妈不会抛弃她的,前几天她刚刚抱了自己,而且还叫了她的名字。

  对,一定是这个人撒谎。

  她要去找妈妈,让妈妈教训她。

  妈妈凶起来的时候可可怕了,她就不信小男孩不害怕。

  池小郁抹干眼泪,用她最快的速度跑了过去。

  而她推开门的时候,就听到熟悉的声音说着她不愿相信的话。

  “小郁我不会带走,你要记住……”

  池雨撂着狠话的嘴巴定住了,她的目光直直的看着门口不该出现的孩子。

  “妈妈……”

  池小郁拒绝相信,转身跑了出去。

  池雨跑了两步,又停了下来,狠下心说道。

  “你要记住,锦绣所有的一切都在小郁的手里,你必须要好好扶养她张大。”

  “哼。”

  沈海权痛快的冷哼。

  “你这样的女人,活该,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你让我扶养张大,我能获得什么?”

  沈海权露出了他贪婪的一面。

  他可不是慈善家。

  池雨咬着牙,想要上去打死他。

  但她也知道,跟沈海权将亲情,一定是她疯了。

  只能用利益。

  “那要看你怎么对待小郁了,如果小郁愿意支持你,那我什么都不会管。”

  池雨认真的说道。

  “这是你说的。”

  沈海权眼里的贪婪让人心惊。

  池小郁哭着跑了出去,没跑多远就又撞到了简亦修。

  “哼。”

  简亦修冷哼一声,擦肩就走。

  池小郁却拉住了他的衣服。

  简亦修不耐烦的回头。

  “告诉我,怎么才能把妈妈留下来?”

  简亦修顿了一下,最终还是甩开了她。

  “你问我,我去问谁?”

  池小郁蹲在地上,眼泪怎么都止不住。

  不要哭,一定有办法的。

  眼泪擦完又有新的。

  池小郁的脸上花一块白一块。

  突然,池小郁的眼睛一亮。

  妈妈都喜欢乖孩子,只要她跟妈妈说她以后会更乖。

  妈妈一定就舍不得抛弃她了。

  池小郁飞奔着再次从简亦修的面前经过。

  简亦修站在那里,有些呆愣的看着她。

  为什么还不放弃?

  你已经被抛弃了,大人才不会管孩子的想法。

  只有成为大人,才有能力捍卫自己想留住的东西。

  简亦修死死的握着拳头。

  但是那个飞奔而去的小女孩的背影却留在了他的记忆里。

  “妈妈……”

  池小郁跑到大厅的时候,刚好看到一辆车接走了她的妈妈。

  池小郁飞奔着去追车子。

  “妈妈,我会乖的……”

  池小郁大喊着,但是声音却被风吹散。

  池小郁不肯放弃。

  在她快要看不到汽车的尾巴的时候,爆炸声突起,一阵火光冲天而起。

  “妈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